翻页   夜间
澳门皇冠真人在线 > 情深不负 > 第二百二十四章 逼入绝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澳门皇冠真人在线] /最快更新!无广告!

    听到苏紫竟然要自己去她公婆家登门道歉,苏青用震惊的眸光盯着苏紫。

    原来苏紫的目的就是将自己打击的体无完肤,让她当众承认自己买了假镯子送给月月,这也就证明她苏青是一个不堪的女人,事情已经上升到了道德品质的层面,这样不仅会让郑浩然看不起自己,也让郑浩然的父母以及所有的亲友看不起自己。

    可见苏紫的心机有多深,心肠有多歹毒,她不择手段的用这些下三滥的方法来对付自己的亲姐姐,苏青的心真的是凉透了!

    “这也是个办法,青青,明天我给你准备点礼物,你就去阿紫的婆家道歉吧。”楚芬赶紧对苏青道。

    这时候,苏青坚定的对楚芬道:“妈,我给月月买的镯子是真的,我一点错也没有,我不会道歉的!”

    “妈,你看姐姐她什么态度?自己做错了事情还这么说话。”苏紫在一旁火上浇油。

    楚芬这下生气了,训斥道:“这次你无论如何也得去!”

    “我没有错,绝对不会去的。”对于这种侮辱自己的事情,苏青怎么可能去?

    楚芬一时气急,扬手就打了苏青一个巴掌!

    一个响亮的耳光在客厅里响起,一下子把苏青打愣了。

    苏青捂着脸,沮丧而伤感的对楚芬道:“妈,在你心里我就是拿假镯子去送给自己外甥女的人吗?你为什么一点也不相信我?”s3();

    楚芬也是一时情急,打了苏青以后,又非常的后悔,低头看看自己的手和伤心的女儿,她也十分的不忍,但是她现在显然更加相信苏紫,只能是硬着心肠道:“你要是还认我这个妈,明天就去郑家道歉!”

    闻言,苏青捂着脸后退了一步,不敢相信妈妈竟然这么不相信她,挫败感顿时笼罩着她。

    这时候,苏紫适时的上前扶住苏青,好心的道:“姐,你就别惹妈妈生气了,这次你算我求你,镯子的事情我也不怪你,就当你心疼我这个妹妹,去我婆家走一趟好不好?”

    看到佯装好人的苏紫,苏青感觉一阵恶心!

    她伸手撩开苏紫的手,冷声道:“收起你假惺惺的嘴脸吧,苏紫,我今天知道你的心肠到底有多歹毒了,是我道行不够,栽在你的手里,但是你休想让我去道歉,我没做过的事情打死都不会承认!”

    说完,苏青知道和她们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所以转身进了卧室,并带上了房门。

    反锁上房门,苏青靠在门板上,眼泪才不争气的流出了眼眶。

    心里虽然纠结的要死,但是她现在却是没有能力去证明自己的清白。

    当时镯子买回来也是让妈妈看了一眼而已,妈妈现在根本就分辨不出自己当初送出去的镯子是不是眼前苏紫拿回来的这一个。

    在商场购买的时候给的发票,因为她怕苏紫到时候会退换,所以就将发票也放在了放镯子的盒子里,估计发票早被她收起来了,所以苏青现在是百口莫辩,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这时候,躺在床上睡觉的春春忽然醒了,然后便哭了起来。

    听到女儿的哭声,苏青知道自己现在并不是伤心一蹶不振的时候,她还有女儿,她那么小,事事都要依赖她,她必须坚强振作。

    下一刻,苏青快步走到床前,伸手抱起了春春,婴儿一哭不是饿了就是尿了。

    苏青打开小褥子一检查,果然是尿了,给春春换上纸尿裤,然后就将她抱在怀里,解开衣衫,给她喂奶。

    春春的小嘴吃上奶之后,不但不哭了,而且嘴角间还挤出了一个天真可爱的笑容。

    看到春春的笑,苏青得到了莫大的鼓舞,为了春春她也不能承受这莫名之冤,她的声誉很重要,因为以后还会影响到她的孩子。

    苏青不知道苏紫是什么时候走的,接下来的日子里,苏青感觉家里的气氛明显不对了。

    妈妈对自己没有原来那么关心了,对春春倒是还一如既往,苏青知道妈妈是在生自己的气,也许还有对自己的失望,苏青也不想解释,毕竟解释也是苍白的,因为她拿不出有力的证据证明苏紫在说谎。

    妈妈的冷漠让苏青也很受不了,可是春春才三个月,她真的无处可去,而且她身上现在还没有足够的钱。

    头一次,苏青迫切的想拥有自己的房子,自己的车子和自己的钱。以前再苦再难,她也认为钱是次要的东西,感情和亲情才是最重要的。

    s3();

    可是,在亲情和感情上苏青接连碰壁,她虽然把感情放在第一位的思想并没有动摇,但是人要活在世上必须要有自己的房子自己的家,还要有能够养活自己和自己孩子的资本。

    自从有了春春之后,她到哪里都有一种寄人篱下的感觉,甚至在自己的娘家。

    苏青不怪妈妈,毕竟苏紫也是她的女儿,手心手背都是肉,她大概也很苦恼,不知道该相信谁,该倾向谁,况且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让她失望,她的确不是一个好女儿。

    连日来,苏青都在犯愁,她该带着春春去哪里?她该如何能养活春春?

    春春太小,她不能出去上班,不能上班就不能赚钱,她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摆脱眼前的?遄矗

    苏青站在犯难的时候,又有一件事将她推入了痛苦的深渊。

    这天上午,趁着春春睡觉,苏青洗了春春的衣服和尿布去窄小的阳台上晒。

    苏青家住的是二楼,阳台上的窗户都开着,外面的说话声都能听到。

    这栋楼房已经有好多年了,窄小破旧,条件好点的早就买新楼搬走了,剩下的人几乎都是城市的底层,所以每天都有附近的邻居们买菜、洗涮、遛弯和聚众聊天。

    这些闲着没事的三姑六婆们以谈论东家长,李家短为每天必不可少的事业,尤其谁家要是有个大事小情的简直就是传得满栋楼都知道。

    苏青在这里住了这么多年,清楚的知道这里的每家都沦为过她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网站地图

澳门皇冠真人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