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澳门皇冠真人在线 > 情深不负 > 第四百八十章 水火不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澳门皇冠真人在线]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四百八十章 水火不容

    “他要是能稳操胜券还用让我来找你吗?怎么说也是我娘家侄子,他以后要是能官居高位,对我们全家以后也是有帮助的,你看看人家谁不扶持自己的子弟?哪里都像你这样清正廉明的,幸亏早年我弄了一个公司创下了这份家业,幕深也算争气,这些年来让盛世蒸蒸日上,要不然你现在退下来了,就凭你那点退休金真是连稀的都吃不上!”陆云喋喋不休的说着。

    “妈,你少说几句吧。”关幕深已经看出了父亲的脸色很不好看,所以赶紧劝说道。

    可是陆云仍旧是不为所动,继续唠叨。“你说我和幕深都沾上你什么光了?因为你上次的事情幕深都把人求到京城去了……”

    这时候,关明起脸色铁青无比,伸手就将陆云刚才放在病床边桌子上的那一碗还热着的汤水掷在了地上!

    顷刻间,汤碗不但化成了碎片,一碗油腻的汤汁溅得四处都是,还把陆云的衣服上弄得到处都是。

    低头一看身上的脏秽物,陆云倏地站了起来,指着关明起的鼻子骂道:“你是不是疯了?”

    “我是没给你带来什么实惠,那你这么多年来为什么还不和我离婚?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当年在外面早就有人了。”关明起愤怒的道。

    听到这话,陆云的脸上十分的难堪,尤其是还在儿子面前,但是关幕深当年也是知道此事的。

    “爸。”关幕深叫了一声,不想让父亲再说了。

    陆云却是气势败坏的推倒了旁边的椅子,质问道:“怎么?你现在嫌弃我了?我知道了,你原来忍着没提这事,是因为你还在位子上,不能离婚,怕影响仕途,你现在退休了,离婚对你没影响了,你就要跟我离婚是不是?”s3();

    坐在病床上的关明起都懒得看陆云一眼。“其实你的心早就不在我身上了,之所以你还和我维系着夫妻关系,不就是可以借助我在省里的关系去让你办企业吗?要不是我的位子,你恐怕早就弃我而去了吧?”

    “哼,幕深,你听到了吗?我和你爸其实早就没有感情了,凑合在一起也只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陆云冷笑着,笑容里带着悲愤和无奈。

    关幕深望着自己的父母,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从他还未成年的时候,他们就是一对三天一大吵,两天一小吵的夫妻,本来以为他们也是可以白头偕老了,没想到今天却是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这时候,关明起突然闭了下眼睛,伤感的道:“既然我已经对你没有任何价值了,那就离婚吧,你放心,你的财产和公司我都不会要的。”

    听到这话,陆云迟疑了一下,才冷笑道:“关明起,我现在人老珠黄了,已经不能再去寻找自己的幸福了,你想摆脱我单飞?告诉你,没那么容易,离婚不能你说了算,我什么时候想离才能离!”

    说完,陆云便转身就走。

    “妈。”关幕深上前跟了一步,蹙紧了眉头。

    陆云走到门口的时候,又突然折回来,抬眼望着病床上的关明起道:“你不肯帮我的侄子没关系,我明天就回省城,这些年我打下的人脉照样能把这件事办成,没你也一样!”

    说完,陆云便气冲冲的走了。

    关幕

    深见状,赶紧走出来对站在外面的林峰道:“赶快送太太回去。”

    “是。”林峰应声去了。

    关幕深回到病房,默默的拿过扫把,开始打扫地上的鸡汤和瓷碗的碎片。

    半晌后,关明起才道:“幕深,你说我和你妈能沟通吗?”

    关幕深抬眼看到了一张颓丧和无奈的脸,这些年来,他是深有体会的,他的父母几乎就从来都没有幸福过。

    “爸,妈的脾气就这样,妈说明天要回省城,你们两个先分开一段时间冷静冷静吧。”作为儿子,他也只能这样劝了。

    这时候,去送苏青的楚芬回来了。

    看到关幕深正在打扫地上的碎片,不由得道:“哎呀,鸡汤怎么洒了?”

    “是我一时不小心。”关幕深赶紧道。

    楚芬赶紧抢过关幕深手中的扫把。“我来,你干不了这个的。”

    关幕深望着楚芬进进出出,忙前忙后,一会儿端水让父亲洗手,一会儿拿洗洁精来拖地板,一会儿又给父亲倒水,很是不好意思。s3();

    “妈,真是辛苦你了。”关幕深很感激的道。

    “不辛苦,我在家里早干习惯了。时候不早了,你赶快回去吧。”楚芬笑着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

    关幕深和父亲打了一声招呼,便回去了。

    翌日一早,关幕深亲自送陆云回了省城。

    一路上,自然耳朵是没有选择的听母亲唠叨和控诉父亲,他一声不吭,只能当听众,换来的还是母亲的不满。

    中午陪母亲吃了饭,又被她拉着去拜访了几个老朋友,帮她侄子游说竞选区长的事情,等到关幕深可以脱身的时候已经快天黑了……

    夜里,苏青已经进入了梦乡。

    铃铃……铃铃……

    突然被一阵刺耳的手机铃声吵醒,她伸手摸到了手机,睁开睡眼一看,只见是关幕深的电话号码。

    苏青以为有什么事,所以赶紧接了。

    “喂?”

    “你是不是睡了?”那端传来了关幕深特有的嗓音。

    苏青听到他的声音好像很疲惫,而且好像还有汽车在行驶的声音,不由得紧张的问:“你现在哪里?”

    “我马上就要进江州城了。”那端回答。

    闻言,苏青皱眉问:“这么晚了,你去哪里了?”

    低首看看手机,现在已经一点多了。

    “我刚从省城回来。”关幕深道。

    “你回省城了?”苏青一惊。

    “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个?”关幕深突然用戏谑的声音问。

    “什么坏消息?你可别吓唬我。”一听到坏消息,苏青的心就纠结在了一起。

    “到底要先听哪个?”关幕深的声音不疾不徐,听起来有点惆怅。

    苏青想了一下,说:“我先听坏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网站地图

澳门皇冠真人在线